几件无关程序开发的事

Kaffa 发布于

分类: 文章 标签: systemic-thinking
该图片由Rudy and Peter SkitteriansPixabay上发布
有时我们并不需要从世界获取什么,我们只是路过了世界的趣味之处,学会与之共处。

修灯

灯罩坏了,拖延症让我好两月都没修。

灯罩坏掉的原因是里面的塑料卡老化了。

为了解决灯没有灯罩的问题,我在网上购入了一盏新灯。

然而,旧灯换新灯,只为解决灯罩问题,似乎也没有必要。

修灯罩 or 换灯,这是一个问题。

最终,我还是选择了继续使用旧灯,毕竟,旧灯的灯泡没坏。

要解决的——其实是灯罩卡的问题。

但修理灯罩卡,既要处理老化的塑料,塑料老化是不可逆的。

于是,又陷入了换灯 or 修灯罩卡的摇摆。

直到今天,我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原因是因为我面对了问题本身。

剩下的就是找到工具和资源,换一种思路。

看似不可能处理的塑料老化问题被我 work around 了。

灯罩卡被我用一把超长的螺丝刀拆(jie)开(ou)了,我发现可以在现有的结构上加一个金属卡来替换老化掉的塑料部分。

我从旧插座上拆得两块铜片,重新加工为卡子的形状,替换了原先的塑料卡。

我的灯罩回归了。

造笔

不知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想过,利拉鲁肽针管像一支笔。

我仔细看过前端,觉得它其实可以适配为一只墨水笔。

加上我好奇它的结构,今日得空,便对它进行了拆解。

其实针管外表并没有明显的拆解位置,但好在我有一些常识和逻辑。这种普通针管,就是注射器,简直是童年阴影之一。

针管结构原型

为了拆解针管的结构,我会假设是一个普通人来设计的。

这种抛弃型针管是普通针管的改良,它的基本结构与普通针管大概率是一致的(人不需要在不需要的地方进行颠覆性创新)。

将针管做成抛弃型的,更多的是一种商业权衡:为了用药的便利性和安全性,付出更高的成本。

这种结构就是:针头+针管+药水+推进器。

我们会发现,枪的原型其实也是一样的:管状物+被推进物+推进器。只不过枪的被推进物是子弹可以替换。

拆解的思路

采用排除法,在抛弃型利拉鲁肽针管上,可见的分解处有三处,进行松紧度探索以后,发现可方便打开的是尾部和指示窗。

打开尾部。发现一根弹簧提供了按压头的回弹力,结合按压头的作用确定,尾部提供了可量化的推进力以压缩指定剂量的针药水,且这个推动力是单向的,此时回想一下生活中单向阀的经验,就知道针管中间大概率设计为一种有去无回的旋转结构,可以向下旋转推进,但无法逆行,最后拆开后发现事实也是如此。

指示窗。打开尾部后看懂结构后,发现指示窗中并没有机械结构,之所以能显示刻度,是因为刻度只是一个视图,既压缩高度的一个显示。

真正的工业设计集中在针管中部1/3处,其中有一个结构丝滑的塑料螺纹芯,也是模具最细致的地方。

制作成笔

笔芯手头有欧标G2和日UNI的UMR-85N,分别适配了两只,都是可以的。

Liraglutide 针管适配 UMR-85N 笔芯

心得

解决问题需要:

  • 面对问题的心态
  • 解决问题的工具
  • 解决问题的资源

人的潜意识是很聪明的,这里的三者并没有先后顺序,很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条件具备后,解决问题心态才被构建起来。

然而这个问题放在商业公司中就很简单:

  • 外企的处理办法,主打一个懒:『打电话给服务公司。』
  • 有钱的国内公司,主打一个富贵:『重赏之下,必有天才,钱给够,没啥干不了。』
  • 上司的解决之道,主打一个权术:『你实在修不了,要不要换人试试。』
  • 中层的解决办法,主打一个PUA:『兄弟团队有工具,姊妹团队有资源,找TA们支援支援。』
  • 基层的应对之法,主打一个强势:『活就摆那了,有条件要修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修。』

公司每个员工都在角色中,有着非常恰当的职业修养,最后事总会落到会干想干的人身上,被解决掉。

启示

旧的结构中,如果有细小的零件不适用,导致结构失效,最便捷的解决方式往往不是造新的结构取代旧结构,而是拆解不适用的零件,进行适配和零件替换。于是,似乎,基于上述结论,诺记被水果颠覆了。有时候还需要考虑到旧结构的系统性溃败。于是是需要替换零件,或是更新结构,最好由资源竞争结合操盘的人来定。

拆解一个系统,如果没有思路,可以从建设这个系统的思路展开,因为,虽然产品设计师和工程师的思维一般存在差异,但是在相同的产品设计上,工程师的实现会很类似,特别是非常聪明的工程师。你会发现你分别让两个聪明的工程师设计同一个需求,他们的实现思路大概率是一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