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ffa

Kaffa's Faded Fadeless Abstraction.

胸棘鲷、智人与尼安德特人

胸棘鲷

胸棘鲷,Orange Roughy,一种新西兰深海捕捞的大西洋鱼类。根据同位素法测定,它们的寿命可能有 149 岁,根据耳石测得 125 - 160 岁区间。它们生前是鲜亮的砖红色,死后逐渐变黄。这种丑而呆的鱼生活在几百米到一千多米的深海,每平米可以发现 2.5 只,渔民从 1970 年最先开始捕捞,到目前为止,它们还剩下原数量的 10% 不到。如不是 WWF 呼吁控制商业捕捞,我们可以在短短的 50 年里使其灭绝。

渔民捕捞胸棘鲷,销往世界各地,京东上叫它们——长寿鱼,宣传为:“它数量稀少,鱼肉内含有二十几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、维生素,具有高蛋白、低脂肪、低胆固醇的特点,鱼头鱼骨内含有珍贵的‘脑黄金’,能激活脑细胞,增强记忆力,减缓衰老。头骨汤滋补肝肾,延年益寿。”这段宣传中的微量元素,更适合的摄入方式是多样性的食物,至于高蛋白、低脂肪、低胆固醇,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,是的,牛、羊、鸡肉都是,然后是脑黄金,史玉柱的一个同学的命名,即 DHA,相似的还有脑白金,即褪黑素。事实上,大西洋胸棘鲷这种存活多年的大型海洋鱼类,体内会含有大量汞元素,吃多可能会引起汞中毒。

智人,其实就是我们对自己祖先的命名,智人在体质特征上和现代人无明显差异,能精制石器、骨器,懂绘画、雕刻术,能修建简单房屋,男女有明确分工。智,隐藏了侵占性,从走出非洲,智人用 5000 年灭亡了统治欧亚大陆 20 万年的身形更魁梧的尼安德特人(尼人)。

在心理学课上,老师放映《智人 Homo sapiens 人类起源》,提到:智人与尼人的染色体条数不一致,因而存在生殖隔离。而今天读到一篇《“爱上”这群笨蛋的人类祖先,给现代人留下了一个遗传病大礼包》,虽然不喜欢这种标题党,但其中的数据还是呈现了一些事实:现存人类中有 1% - 4% 的基因来自尼安德特人。另,通过对三位五万年前的尼安德特男人的牙菌斑测序,竟意外发现他们曾与智人亲吻过,而在所有的生物中,只有人类交配时亲吻,智人和尼人画面可以自行脑补,可能有些最萌身高差。

研究还称,这些来自尼人的基因,和现代人的抑郁症、过敏、肥胖、色素沉淀、尼古丁上瘾、营养失衡、尿失禁、膀胱疼痛、尿道功能失常、以及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疾病有相关性。读到此不知有怎样的感想,智人灭亡了尼人,但尼人与智人斗争过程中,他们的基因却得到了延续。这些基因,及可能还有一些来自其他直立人的基因,存在于我们的遗传链上,在数万年的进程中,协助我们战胜荒蛮的自然而存活延续,并通过我们的 DNA 代代相传。

因为学习认知心理学了解到这些古人类学素材,作为一个生物学和遗传学门外汉,也值得记录一篇,算更正了之前获得知识的错误。

感谢各位大佬围观。

我的赞赏码